基层民警都是“老油条”?处警只会“和稀泥”?

标题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某些网友这么认为的。他们用《警察荣誉》这部剧举例:“两个村子发生矛盾,却被警察采取了和稀泥的方法,让两个村子的村支书调解一下就完事了。”
在他的观念里,警察个个老油条,见活绕路,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和稀泥,是在纵容犯罪!
图片图片
好在我看过这部剧,知道剧情里的歪歪绕绕。比如像网友说的这段剧情:剧中两个村子之间的矛盾并非一朝一夕,规划局明知道两个村子的积怨已久,棚改时仍将他们规划成左邻右舍。而村民们大半辈子生活在农村,对治安条例一窍不通,发生矛盾时该闹还是闹,该动手还是动手。
果然,村子之间因为公共区域划分问题发生聚众吵架,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演变成聚众斗殴案件。
八里河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出动所有警力兵分三路,一边安排大队伍赶到现场维稳,另一边去找两个村子的村支书以及规划局主任过来化解矛盾。可当村支书和规划局主任被民警强拉硬拽到现场后,直接甩包袱表示他们也无能为力。
于是村民之间的纠纷变最后只能由派出所处理了。
那怎么处理?网友说按照法律处罚就可以了。双方聚众闹事违反了治安条例,民警应秉承着“有法可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精神,该罚的罚,该拘的拘。
图片
一看就是没有基层工作经验的网友,要知道,一线工作里,懂基层董民情远远比懂法律的重要。
村民之间的吵架拌嘴不是黑社会性质的剑拔弩张,而且两个村子加起来没有500人也有200人,都抓回去没地方,抓领头的只会加深矛盾。
所以八里河派出所的所长采取了现场调解,而调解最好的方法是“和稀泥”。
是的,“和稀泥”是派出所民警最常用、最好用的调解手段之一,但这绝不意味着是玩忽职守,我分享几个真实的小案例吧。
案例一:
有两个人因为一点琐事在街上大打出手,警察将两人带回所里后发现,两人还是表兄弟关系。而民警没有让双方调解,直接依法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将二人拘留。
但拘留后,他们之间的矛盾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从个人矛盾上升到家族矛盾。两兄弟的家人都觉得对方有错在先,于是双方家属全部上阵,从骂战上升到集体斗殴,两家人带着不同程度的伤情全部被拘留,也因此彻底结下了梁子,从此分道扬镳。
可那对表兄弟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恩怨,只不过是两人在嬉戏打闹的过程中发生了口角,说了几句不优美的话才引起斗殴。
可见依法处理的方式确实简单粗暴,但如果民警愿意花时间去进行调解,给双方当事人一个台阶,大事也会成了小事。
有时候,选择刚性执法,其负面影响远比调解要大。
案例二:
有一对夫妻经常吵架,一吵架就动手,动手后就报警,每次闹到派出所,都是老民警为夫妻俩进行调解,在调解的过程中,夫妻俩逐渐冷静下来,自然也就不闹了。
就这样一来二去,老民警始终做一个“泥瓦匠”对他们好言相劝,可这在一名新警眼里,这样的调解就是和稀泥,是避重就轻的逃避战术。
然后,这对夫妻因为打架再一次来到派出所时,新警看到老警们的“和稀泥”并没有让夫妻俩获得幸福美满,反而一次次来到派出所折腾,年轻气盛的他直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将夫妻二人拘留。
后来,新警再也没有见到这对夫妻来派出所,因为不久后,丈夫拿起菜刀砍死了妻子。
审问的时候,丈夫供述称自己被拘留,档案上的记录会影响自己的前途,自己的人生被毁是妻子造成的。
新警知道丈夫杀妻的荒唐理由后,陷入深深地自责,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处警方式。
一直以来,他都不认可老警们“和稀泥”,认为拘留两个打架的人,而进行调解既要讲法律、摆道理,又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耐心做思想工作,不仅心累,嘴也累,所花的时间和精力可能更多,导致工作效率大幅下降。
可经历这一次案件后,新警明白到老警的“和稀泥”,不是“是非不分”,更不是“推诿拖沓”。而是在可控的范围内保证双方利益,在当事人互不相让时,调解能够让双方先冷静下来,让矛盾不被激化酿成更大的悲剧。
当然,如果一位民警无原则的“和稀泥”,肯定需要纠正、需要问责、需要批判,但除此之外呢?大量非警务警情的现状下,更多警情是求助与纠纷,是众生百态的鸡毛蒜皮,是纷繁复杂的“罗生门”,是清官也难断的家务事。
民警面对这些警情无法做到按章办事、重拳出击,只能依靠自己的工作经验以及生活阅历客观理性地调解群众的矛盾。
像开篇两个村子之间的矛盾,并非黑白分明的大是大非,所以八里河派出所宁愿采取成本更高的“和稀泥”。虽然这样的方式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苦力,还无法获得相应的战绩,但他们依然会像“泥瓦匠”那般不辞辛苦,为群众填补缝隙,搅拌和谐。
作为人民警察,打击违法犯罪时是出鞘的利刃,但遇到邻里纠纷、亲友矛盾、夫妻琐事等警情的时候,兼顾情与理的“和稀泥”,才是民警调解工作的硬通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Quick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