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车险改革实施

4月,《示范性商业车险精算规定(征求意见稿)》在行业征求意见的消息传出,车险改革又一次引起大家高度的关注。

尽管2019年已经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车险监管年”,但强监管并没有随着2019年的逝去而止步,反而进一步升级。今年1月份,银保监会财险部就与人保、平安、太保、国寿等十家头部财险公司开展了车险集体监管谈话,定调2020年车险监管走向。

由于疫情持续影响,叠加新车销量下降、商车费改等综合因素,车险保费增长放缓。本次车险改革将有望进一步赋予保险公司更大的条款开发权和定价自主权,使竞争转变为包括品牌、价格、服务等在内的多元化竞争。

01 回顾车险改革的历程

我们先看看车险改革的历程:

2014年,商业车险改革确定了“总体设计、分步实施”的原则。
2015年6月-2016年6月,完成了商业车险新旧条款的切换。
2017年6月,原保监会进一步放开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
2018年3月,原保监会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并在广西、陕西、青海放开定价,试点期为一年。
2018年,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在宁波、深圳、江西、湖北推出“全面型”机动车损失保险新产品试点。

很明显,以往车险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高定价、高手续费、粗放经营、无序竞争、数据失真的问题仍然存在,所以在银保监会2020年监管工作会上,车险被特别提了出来。

02 本次意见稿的调整范围

1. 费率系数调整

《规定》将商业车险保险费厘定(即:整合)为:

保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

而“基准保费”的核算规则为:基准纯风险保费/目标赔付率;目标赔付率=1-附加费用率。目前现行的“费率调整系数”为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即:NCD因子)、交通违法系数。

△费率调节系数,足以见项目之多

在本次的征求意见稿中,“费率调整系数”包括公司的自主定价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交通违法系数等。

其中,无赔款优待系数、交通违法系数未变,但拟将自主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合并为“自主定价系数”。

△图片来源:部分地区车险费率

征求意见稿拟规定,保险公司应根据产品实际销售和管理成本及自身经营实际,合理确定自主定价系数、附加费用率、手续费率等,并进行产品利润测试。

这意味着,对“自主定价系数”没有规定区间范围。保险公司在“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方面拥有一定的自主定价权,而系数本身实际上是一种折扣。

例如:
北京地区一辆价值24万元、使用年数6年的东风日产奇骏,此前如期连续1年没有出险,保险公司自主渠道系数、自主核保系数分别为0.85,交通违章系数1,承保车损、盗抢、三者50万元,车上司乘每座1万元,车身划痕2000元,玻璃(国产),自燃、涉水,商业车险保费是5456.91元;
保险公司自主渠道系数浮动下限从0.85下调到0.75后,自主核保系数浮动下限仍为0.85,最终商业车险保费是4814.92元,相较此前减少了641.99元。

2. 适当下调附加费用率

此外,征求意见稿拟适当下调附加费用率。根据征求意见稿,附加费用率预定不得超过30%,附加费用率预定为30%的保险公司不需要在产品报备材料中解释说明,附加费用率预定低于30%的保险公司应进行解释说明。

其中,附加费用率中的逐单手续费率上限不得超过保险公司原有产品报送监管部门的水平。此前,商业车险的附加费用率预定不得超过35%。

征求意见稿拟适当下调附加费用率,实际上是对“报行合一”的进一步规范和升级。

03 意见稿的突破在哪里?

征求意见稿有很大的突破。

一是推动行业降低费用率,从35%压低到30%。高费用率问题涉及行业的社会信用度,如果不下大力气解决,将影响行业的存在价值和提供服务的诚意。

二是不再将自主定价的浮动范围作为监管重点。虽然实际上浮动系数不会超出监管能够接受的区间,但至少向市场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监管部门不再框定一个地板价,定价是行业主体的职责。

04 车险行业各方看法

个别业内人士认为,监管部门将费率调节系数限定在了0.7-1.3之间,可以有效避免保险公司的低价竞争,也有助将竞争重点放在改进对车主的服务,这是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的。

部分维修门店人员认为,自主定价系数为0.7的最低值,会使保险公司为抢占市场而降低价格,引起新的价格恶意竞争,这对车主而言会是好事,对车商渠道的车险业务将面临更低的收益

4S店车商则表示,受疫情的影响,新车销量已经面临很大的影响,新车保费相比同期下降明显,《规定》的出台将会使保单价格出现普遍性下降,目前的返利可能也会相应下调,价格更加透明,以服务吸引车主变得更加重要。

总体来说,《规定》使得车险往市场化方向发展,价格更加透明,保险公司将会进一步提高效率、把控成本,对拥有数据优势的大保险公司或许是好事,但对小保险公司可能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变化1:新车险价格整体下降15%-20%

机动车辆保险是与人民群众利益关系密切的险种,长期以来是财险领域第一大业务,社会关注度高。2019年我国车险承保机动车达2.6亿辆,保费收入8189亿元,占财险保费的63%。

中国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此前谈及车险综合改革目标时曾表示,预计改革实施后,短期内对于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

“目前来看,不少保险公司的车险新产品的确达到了价格降、保障只增不减的目标。” 一位资深车险人士告诉记者,“新产品不仅加量不加价,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既加量又减价。”

券商中国记者从业内了解到,综改后,我国车险价格有望整体下降15%-20%。其中交强险保费约降2%,商车险整体保费下降20%左右。

改革后,驾驶行为对车主保费的影响更大。此次车险改革中,重新测算了商车险行业纯风险保费,商车险无赔款优待系数将考虑赔付记录的范围由前1年扩大到前3年,对于偶然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上调幅度将降低。

以前全国各区域铁板一块的保费格局也将发生重大变化。例如交强险引入区域浮动因子,浮动系数方案由原来1类细分为5类,各区域价格的差异更加凸显。

变化2:交强险: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至20万元

我国现在的车险分为交强险和商车险,交强险为强制投保,商车险自愿购买。根据最新规定,9月19日起每次交通事故交强险的责任限额为:

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至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至1.8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0.2万元不变。

被保险人无责任时,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至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000元提高至18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100元不变。

相比原来责任限额,除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不变外,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均有较大提高。简而言之,交通事故受害人方可以从交强险获得的赔付更多了。

  非常重要的是,新规明确,新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和费率浮动系数从9月19日零时起实行。截至2020年9月19日零时保险期间尚未结束的交强险保单项下的机动车在2020年9月19日零时后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按照新的责任限额执行;在2020年9月19日零时前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仍按原责任限额执行。

这也就是说,2020年9月19日零时后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不管是新保单老保单,只要尚在保险期间,都按照新的责任限额执行。

变化3:四地区交强险保费降幅明显

9月19日起,全国各地区的费率浮动系数方案由原来1类细分为5类,浮动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变,下浮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提高对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

各地区中,内蒙古、海南、青海、西藏4个地区费率调整最大,下浮范围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陕西、云南、广西3个地区下浮范围扩大到-45%,甘肃、吉林、山西、黑龙江、新疆5个地区下浮范围扩大到40%,北京、天津、河北、宁夏4个地区下浮范围扩大到35%,其余地区保持30%下限不变。

也就是说交强险最低折扣是5折,分别是内蒙、西藏、海南、青海,最高上浮系数全国是一样的,为1.3倍。

如何理解这些调整对车主的影响呢?总体来看,大部分地区的交强险浮动因子与以前差别不大,内蒙古、海南、青海、西藏4个地区的保费将下降最明显。

交强险最终保险费=交强险基础保险费×(1+与道路交通事故相联系的浮动比率)。假设交强险基础保险费按照小轿车950元计算,则交强险保费如下:

调整前最高保费:950×1.3=1235元;

调整前最低保费:950×(1-0.3)=665元;

调整后最高保费:950×1.3=1235元;

调整后最低保费:950×(1-0.5)=475元。

比较上述价格,在基础保险费不变的情况下,内蒙古、海南、青海、西藏等西部地区交强险最低保费将比现在下降约29%。

表格来源:保险一哥

变化4:商业三责险最高赔1000万

除了交强险,商业险中的三责险限额也提升了一倍。

根据车险新规,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也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

所谓的三责险,全称为:机动车第三责任强制保险,主要保障保险人允许的合格驾驶员在使用被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简单地说,就是撞什么赔什么。又称三者险。

若被保险车辆在事故中有责任,则三责险对应最高赔偿比以前增加一倍,最低为10万元,最高为1000万元。此举对于交通事故受害方无疑是利好。

例如,此前一辆面包车撞劳斯莱斯的新闻火了,面包车主逆行、全责,撞完之后理赔清单237万,如果面包车买了300万不计免责赔付的三责险,再加上交强险2000元赔付,保险就可以涵盖全部赔付额。

当然三责险保额越高,价格越高。例如,目前新车买100万三责险,第一年要6000元到7000元,未来如果有出险记录,保费更会水涨船高。

变化5:车损险权益扩展,保障范围更大

商业车险主险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共三个独立的险种,投保人可以选择投保全部险种,也可以选择投保其中部分险种。

其中,非常令人惊喜的是车损险权益扩展,保障范围更大。此前,全车盗抢、自燃、玻璃单独破碎、发动机涉水、不计免赔率、无法找到第三方特约等作为附加保险,需要车主另行投保。而在车险改革实施后,这些都被纳入车损险主险的保障范围。车主如果需要全车盗抢险、车轮单独损失险等保障,无需单独额外投保,仅购买车损险即可。

车险附加险共有11项,一方面将原条款中的五种附加险,例如玻璃单独破碎险、自燃损失险等,将其并入了车损险,另一方面新增6种新的附加险,包括附加车轮单独损失险、附加法定节假日限额翻倍险等。原条款中的指定修理厂险得以删除。

除了以上变化,车险新规还合理删除了实践中容易引发理赔争议的免责条款,如事故责任免赔率,地震及其次生灾害等容易发生争议的免责条款。这些争议条款的删除无疑也是这次车险改革提质的重要体现。

  变化6:“好车主”、“差车主”保费差异更大

商业车险保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费率调整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交通违法系数×自主定价系数。

此次改革进一步优化无赔款优待系数的使用,将考虑赔付记录的范围由前1年扩大到至少前3年,并降低对偶然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上调幅度。

如何理解上述变化对于车主的影响呢?简单解释,商车险保费将下降,“好车主”、“差车主”保费差异更大。

一方面,在以前规定下,如果多年都没有出险,偶然出险一次,在次年投保时,“无赔款优待系数”会从上年投保时的0.6直接回到1,这导致很多车主为了避免次年保费上浮过多,对于小事故宁可“私了”。车险综合改革实施之后,车主遇到小额赔案也可以考虑通过保险理赔了。

另一方面,无赔款优待系数规定进一步优化,北京和厦门一类分为11个等级,系数范围为0.4-2.0全国其它地区分为10个等级,系数范围为0.5-2.0。

以陕西地区的“北京现代BH7141MY 舒适型”为例,如果某保险公司自主定价系数为最低的0.65,该车4年未出险,NCD系数为0.5,则该车车损险保费为1320元*0.65*0.5=429元。但是,如果该车经常出险,NCD系数变为最高2.0,车损险保费上升到1716元。

交通违法系数目前只涉及到四个地区上海、江苏、北京、深圳。例如北京新版费改条款中,在保留原来的无赔款优待及上年赔款记录系数(以下简称NCD系数)的基础上,引入了交通违法浮动系数。车主闯红灯、超速等违法行为将导致保险费率上浮,最高可上浮45%。

表格来源:保险一哥

除了上述显性变化,此次车险综合改革也鼓励丰富商车险产品,支持行业制定新能源车险、驾乘人员意外险、机动车延长保修险示范条款,探索在新能源汽车和具备条件的传统汽车中开发机动车里程保险(UBI)等创新产品,制定包括代送检、道路救援、代驾服务、安全检测等增值服务的示范条款,车主将可享受更加规范和丰富的车险保障服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Quick Shop